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澳门银河娱乐场

作者:月下人|发布时间:04-04 23:57|字数:2022

苏珍这话说的实在是太难听了,叶允诗气极反笑,“苏珍!你把话说清楚,我到底哪里得罪到你了,别这么阴阳怪气的。”

叶允诗很少发脾气,但是不代表她没有脾气,她这两天已经受了很多非议了,不能再蒙受这些不白之冤了。

“我阴阳怪气,你怎么不说你以前仗着自己家有钱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?还有脸说自己无辜,以前不是说钱能摆平一切吗?现在倒跟我装无辜,装不知情,你以为大家都蠢啊?”

苏珍真的是指着叶允诗的鼻子骂,声音拔的很高。

她们两个站得地方是博物馆的侧门口,正对着门口的大街的位置,人来人往的,一会儿就聚集不少人。

这种被别人围观的感觉让叶允诗感觉很不舒服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?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“我血口喷人?”苏珍的声音越提越高,好像存心要把这件事闹大一样,她竟然转身面对着围观人群,开始说,“大家你们来评评理,这个女人说我血口喷人!”

“我跟你们说,当时我们博物馆招实习学徒招两个,一起报名的有五个人,就她能力最差,却得了第一,硬是把我弟弟挤下去了。她那个水平能得第一?不过就是仗着家里有钱,大家都懂,真当我们是傻子呢?”

“还有,你们别看她以前假惺惺的做公益,其实叶先生给她的那些钱,八成都进了她自己的口袋里!你们看看啊,叶家都已经不要她了,她还能穿得起这么贵的新品服装,那还不都是以前从叶家偷来的钱。”

“你们都知道吧,那个唐素,带着一大笔钱跑路了,这母女两个就是一路货色,现在事情败露了来装无辜,那么费劲心思的进叶家不就是为了钱,大家谁看不明白啊?”

“你胡说什么啊!我什么时候做过那种事情?”叶允诗浑身都在发抖,她一个箭步冲过去,扯过苏珍,“你知不知道造谣是犯法的?你空口白牙的就把这些罪名都往我头上扣!”

叶允诗心里当然明白苏珍这是无中生有,就是要雪上加霜的再踩她一脚!

可是叶允诗本来就是风头上的人,现在她负面新闻缠身,吃瓜群众当然是更愿意相信苏珍,而且苏珍这几盆冷水泼的正是时候,围观群众全都群情激奋的开始对她指指点点。

甚至有些人直接骂出了非常不堪入耳的脏话,说什么的都有。

“造谣?我这个人从来都不乱说话!”苏珍白了叶允诗一眼,看准时机,拉住叶允诗拉在她手臂上的手,顺势一扯,叶允诗就一个踉跄往前冲去。

而她们站的地方又是一个楼梯的位置,叶允诗当时就冲下去了。

不仅仅是叶允诗被吓坏了,连围观的群众也被吓坏了,纷纷退开,一个个都是避之不及的样子。

叶允诗狠狠的撞在了水泥地上,摔得眼冒金星,半个身子都摔麻了,爬都爬不起来,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扶她,耳边全是不绝于耳的,“摔得好,这种人就应该摔死,法律拿她没办法,老天爷来收她!”

叶允诗艰难的挣扎着坐起来,看着周围的人厌恶唾弃的嘴脸,那种委屈愤怒的感觉,最后都变成了绝望的无力感。

她忍着疼痛爬起来,往外走,围得紧实的人群自发的给她让出一条路,像嫌脏一样。

叶允诗颓然的抱着自己,拖着脚步往外走,这种恶意和羞辱,是她没有想象过,那么让人难以承受。

这边围了那么多的人,就连马路上开车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沈峤刚从美国飞回来,开车回家的路上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,在看到那个被围观的人是叶允诗之后,他赶紧靠边停车,冲了过去,一把把叶允诗护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撞到地上的那只手臂被人扯了一下,叶允诗只觉得手不是自己的了。

“小诗,你没事儿吧?”

可是来人的声音非常的熟悉,她抬头去看,竟然是沈峤学长!

叶允诗疼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,沈峤小心翼翼的护着她,冲着后面还在围观的人群大吼了一声,“看什么看?”

沈峤把叶允诗带到了自己的车上,带她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。

叶允诗有点无力的趴在后座上,半边身子都是麻的,左边手臂刺刺的疼,大概是被擦伤了。

叶允诗缓了好一会儿才能勉强开口说话,“学长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早上刚下飞机,小诗,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,感觉你伤得不清。”

沈峤不停的从后视镜里瞟叶允诗,她的脸色不太好,整个人也是一种萎靡的状态,有些心疼。

“不用了,如果学长你不忙的话,就麻烦你把我送到滨海别墅去吧,如果你没时间,就把我放下吧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叶允诗趴在那里,眼神都是空的,刚刚那个场面真的是太可怕了,如果不是沈峤突然出现的话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,她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出那里。

这个氛围下,沈峤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犹豫了半天只问了一句,“小诗,你现在还好吗?”

沈峤虽然刚刚回国,可是叶允诗的事情闹得那么大,他坐在车上听广播都知道了,但是跟叶允诗认识二十年,他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,唐素肯定什么都没有跟她说过的。

“就那样吧,能好到哪里去?又能差到哪里去?”

叶允诗的眼神空空的,满脑子里都是那些人对她的指责,她没有想到这种来自陌生人的恶意那么的可怕,她是那件事里的参与者,她不能说她是完全无辜的,可是她真的什么没有做过啊,她也是不知情的人。

叶允诗声音里的苍白感听得人心酸。

沈峤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,他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开口了,“小诗,和傅南泽离婚之后,和我去美国吧?我带你去过全新的生活,把这里的不愉快都忘掉。”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一婚到底:老婆,别高冷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