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澳门银河娱乐场

作者:林淼淼|发布时间:04-16 15:09|字数:2058

小时候他第一次见到她时,也是这般的情景,让他顿时将她视为仙人。

一晃十多年过去了,她还是这般脱俗。

“有没有钱,都是我自己的钱,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。”

清冷的声音传进陆屿的耳中。

还真是牙尖嘴利!

可每次这个话题都让陆屿无法反驳,结婚几年,不要说花就连片叶子他都没有送过。

即便如此,陆屿还是无法忍受她的这种藐视。

“你现在是没有花我的钱,可你父亲,你们冉氏,可是从陆氏要走了能让你生活三辈子不止的钱。”

冉可岚缓缓转过身,对视着陆屿:“那是周转,有合同为依据,会连本带利的一起还给你,就不算拿也不是你的施舍。”

说到这里,冉可岚的眼里闪过一丝疼痛。

在内心深处,她恨冉茹,更恨眼前这个男人。他乘人之危的以娶她为条件才答应帮冉氏度过那一次的危机。

为了帮父亲,帮冉氏,她付出了一辈子的幸福,这也一直是她心中无法抹去的伤。

冉可岚再也不看陆屿一眼,转回身快步走到马路边,打开停着的一辆的士车车门,坐了上去。

看着车扬长而去,陆屿的神色有些呆滞。

他的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,她的任性似乎成为了她吸引人的亮点,如果她不骄傲,就不是冉可岚了。

“非要挣个赢吗?一个女人这么要强干什么?怎么就不学学冉茹……”陆屿喃喃自语着。

提起冉茹,他似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起了。

……

老爷子的一声令下,陆屿只得放下手里的事,急匆匆的回家将冉可岚拎了出来。

被陆屿连拖带拽拉下车的冉可岚,很反感的甩开了他的手,揉着有些发痛的手腕:“我还没有老到需要你‘牵’我的份上。”

“以为我喜欢碰你?”

“那我是怎么怀孕的?”

“你……”

冉可岚高扬起头的走进了老宅。

陆屿看着她的背影,混蛋,一分钟不吵会死吗?

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老宅,仅表情就泄露了两人的关系。

八十高寿的陆老爷子,容光焕发,下巴上有一摞雪白的胡须,跟他银白色的头发相得映彰。一双毫不浑浊,发着精光的眼睛咕噜一转就明白了:“小崽子,你现在也是做父亲的人了,就不懂什么叫谦让?”

“老爷子,我怎么没谦让了?”陆屿耸耸双肩,无所谓的在老爷子身边坐了下来。

在陆家人人就惧怕陆老爷子,唯独陆屿是例外。

“爷爷好!”冉可岚中规中矩的在陆老爷子对面坐下。

“嗯!”陆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,目光不停的在她腹部转悠:“我的小曾孙没给你添麻烦吧?”

这才一个月能有什么麻烦?奇怪的是,这次她居然没有呕吐的妊娠反应。

“没有!”

“她现在可好着呢,整天吃了睡,睡了吃,像猪一样。”在陆老爷子面前极为放松的陆屿嘲讽道。

陆老爷子转头瞪了一眼陆屿:“这叫嗜睡症,是怀孕的一种现象,这样看来,一定是个小子。”陆老爷子高兴的摸了摸下巴上白色的胡须。

“爸,您这高兴的太早了些吧,那万一……您这要是给气病了可怎么办?”陆母陈月梅不敢往下说。

始终默默听着的冉可岚不由得多看了陆老爷子几眼。

一直都听说老爷子病重,甚至连遗嘱都拟出来了,可看老爷子现在的样子,不要说病重,就连个小病的影子都没瞧见。

这其中的玄机就可想而知。

“就是,老爷子,胎儿都还没成形,你就看出来了?这是哪门子学问?万一是个女孩呢?”陆屿一瓢冷水泼下来。

“哼!”陆老爷子一声冷哼:“小崽子赶紧滚蛋,别妨碍我和小曾孙在一起的心情。”

陆屿一脸的不在意:“就为这么个肉疙瘩,值得你装病这么多年?”

一语道破天机,也只有陆屿敢。

他这种性格和陆老爷子如出一撤,能力也如出一撤。所以,尽得老爷子的宠爱。

“肉疙瘩?你不是从肉疙瘩长成人的?这可是我的小曾孙,你要敢对我小曾孙不好,我饶不了你。”陆老爷子放出了狠话。

陆屿怏怏的不再出声。

“小岚啊,以后他要敢对你不好,欺负我小曾孙,一定要告诉爷爷,这整个陆家也就爷爷我能制住他。”陆老爷子一转脸就笑眯眯的对着冉可岚说道。

这样的陆老爷子完全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慈祥老人。

冉可岚可不会被这样的假象给迷惑,连忙认真的应道。

陆屿欺负她是天天的事,以她在陆家的地位,以陆屿的地位,就算被冤死,也不会真有人替她出头。

现在对她的重视,原因可想而知。

有陆老爷子坐镇,整个话题自然也就都围绕着小曾孙。

插不上嘴的冉可岚只能做个听客。

冉可岚难得的安静,反而让陆屿有些不适应,在提起孩子名字时,故意调侃道:“现在流行四个字的名字,干脆就叫陆死谁手,多霸气。”

陆死谁手?

顿时几道能杀死人的目光齐展展的射向了陆屿,其中包括冉可岚。

陆老爷子一个甩手,一个茶杯袭向陆屿。

陆屿头一偏避开了茶杯。

“哐当”落在地上四分五裂。

“小崽子,你要再瞎胡闹,我就让你鹿死我手。”陆老爷子气呼呼的说道。

陆屿耸耸双肩,一副我很无辜的表情。

见到冉可岚圆瞪着双眼的看着自己,陆屿没来由的嘴角一弯,笑了起来。

他还就喜欢看她争锋相对的刺猬样子。

一晚上的闲聊,孩子的名字并没有确定下来,大家都不着急,还有9个月可以慢慢想。

晚饭后,两人返回了自己的别墅。

陆屿脱下外套:“没听老爷子说周五在碧玺酒店摆席吗?这几天给我养好点,别到时候让亲朋好友认为我虐待你。”

“我不打算去。”冉可岚直接给出否定答案。

刚准备进卫生间的陆屿猛然转身看着她:“找死啊?那是老爷子亲自下的命令,专门为了他的小曾孙设宴。”

是老爷子的小曾孙,可不是她,她去干嘛?被人当稀有物种一样的看?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隐婚娇妻,放肆爱!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