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澳门银河娱乐场

作者:令狐千血|发布时间:05-16 08:12|字数:2300

“明月不知道是谁,那个人明月也不认识,从来没见过,本来今天高高兴兴,她为什么要说这些话,父皇不喜欢我,我要怎样才能让父皇喜欢我,怎么让哥哥姐姐们都喜欢我?”

“世界上除了娘亲,小姨母,小六子还有外公他们,就没人喜欢我了,可是明月做的够多了,每天都听话,每天都听先生的话背古文,但是父皇从来不夸我,先生明明说过父皇会夸我的,先生不会骗人的……”

她坐在那里,咕哝咕哝的碎碎念。

声音越发沙哑,仿佛眼泪随时都会倾泻而下。

“小月月。”夙月抓住明月的揪在一起的小手,认真地看着她:“别人爱怎样怎样!你只要做到问心无愧,何必去讨一群豺狼的欢喜?”

明月茫然而懵懂的看着夙月。

“一群禽·兽愣装大尾巴狼,也就能欺负欺负小姑娘了,你父皇不喜欢你,你娘不是还喜欢你吗?这世上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你为他付出的,他不喜欢你,你也不喜欢他就是了!谁说女儿非得爱父亲!他除了贡献一条蝌蚪还付出什么了!你喜欢谁,也得看那个人值不值得喜欢!”

明月仍然茫然的看着夙月。

虽然她有些听不懂,但是整体还是差不多明白的。

然后,明月有力的点点头。

“以后谁不喜欢你,你也就不喜欢他!气死他!”

明月点头。

沉殇:“……”

他好像快聋了。

冬菇和小六子笑够了回来的时候,正好听到这一番说教,冬菇嘴角一抽:“小姐,这样教坏小孩子真的好吗?”

什么小蝌蚪?

什么大尾巴狼?

夙月一个眼刀子飞过去。

“这叫做社会经验,明月是公主,是要长期待在皇宫里的,现在她不能内心强大,好歹得让她对许多事情报以不在乎的姿态,免受伤害。”

冬菇和小六子对视一眼,不敢再说什么。

明月擦擦眼泪,没有了继续哭下去的意思,只是脸上的表情仍然委屈巴巴,带着几分失落,夙月便蹲下,和明月视线等高。

然后,慈眉善目道:“小姨母教你背诗吧?”

明月眼中划过一缕光,显然对此很有兴趣。

夙月立刻提笔写下,递给了明月:“明月,认得上面的字吗?”

明月扫了一眼,甜甜的说了声“认得”,然后从头到尾,一个字一个字开始念了下去。

“鹅鹅鹅!”

“曲颈用刀割!”

“拔毛加点水?”

“点火盖上锅?”

明月越读下去,语气越是不对,理解完了里面的内容以后,哇的一声就哭了:“小姨母你骗人,你太残忍了呜呜呜……”

夙月:“……”

看来哄孩子这方面她真的没有天赋,为了防止明月哭的更惨,夙月立刻嘱咐了旁边嘴角抽搐的小六子和冬菇陪她玩。

她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。

见明月脸上的表情逐渐好转,笑容也发自肺腑格外开怀,终于放下了心。

这会儿,房门忽然被敲响了。

夙月偏头看去,门上被映着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发丝飞扬,衣袂飞舞。

夙月一眼就认出是楼七。

推开门走出去问道:“今天怎么来我这了?”

楼七看着她,瞳孔一如既往蒙了一层雾气似的,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神色,面上不含半点表情,淡淡的药香竹韵,随风袭来。

“副将的病情已经得到缓解,接下来的只剩下简单的调理,我已无需继续留在将军府,现在过来,是来要你兑现承诺。”

他声音淡淡的,却如若山间清泉一般,清亮动听。

夙月想起当初楼七让自己答应他一个条件,点头问道:“你当时没说,条件是什么?”

楼七沉沉的看了她一眼。

眼中的薄雾,似乎在刹那间消散,露出漆黑的瞳眸:“我要见你身体里的那个人。”

夙月的眼眸顿时危险的一眯,浑身警铃大作。

沉殇的存在,除却她本人,再无第二人知晓。

且他说过,他还活着的事情,不能够被任何人知道,那么现在……

她心知不是楼七的对手。

但意识到楼七知道沉殇的存在,还想要见沉殇,周身蚀骨的杀气,如同凝聚了实质,氤氲在半空之中,格外冷沉。

楼七不动声色。

好似这漫天杀气针对的不是他一样,只是那样保持着原本的姿态淡然看着夙月,等待着她尽快兑现承诺。

夙月心中暗自打鼓,思量着解决方案。

肩膀上,适时出现了一只手。

她回头看去,一袭青衣白衫的沉殇十分淡然的从房内走了出来,那对狐眼中,潋滟紫光若隐若现,将那张少女杀手的脸衬托的愈加勾人。

他好似布下了结界。

房内嬉戏的几个人,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“回去。”

沉殇没有回头,一直和楼七面对面互相看着对方,落在夙月肩膀上的手轻拍了两下,便拿了下去,背对着夙月。

傲岸挺拔的背影将夙月遮挡的严严实实。

他的出现,让她满心满眼的杀气,瞬间平复了下去。

既然沉殇出面了,那应该就不会有事了。

这般想着,夙月退回到了房内,只是心中仍然有些忐忑。

房门闭合的声音,映入耳畔,两个相对而立的男人,神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。

“你是神族。”沉殇看着楼七。

楼七点头。

三团狐火毫无征兆的乍现在沉殇身边,一圈一圈幽暗的燃烧着,转动着,阳光仿佛被遮挡住,沉殇的脸上被狐火映照出森寒的光。

他身上狰狞的杀气,毫不掩饰,声音愈发冷沉:“所为何事?”

楼七不动神色,甚至身上那种闲云野鹤般的姿态都不曾改变半分,看着沉殇,面色朦胧中还带着几分谪仙之气。

“沉殇,你不必记恨于我,当年的事情我也不赞许,可我没有权力阻止他们的行动,人妖神三界本该和平共存,这样的天道规则,不容打破,可他们宁愿如此,也要除了你,因为你的实力,已经引起他们的忌惮。”

沉殇讥讽的嗤笑了一声。

“这就是世人恭维景仰的神。”

楼七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,似怒似嘲。

“当年我离开神族奔往人界,便是因此事寒了心,又恰好偶遇到了往生岛主,他说,三界和平不容打破,你的陨落,已经让往生岛的诸神令,破碎了,三界平和正在逐步瓦解,生灵涂炭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“所以?”

面对沉殇的态度,楼七毫不在意。

换做是他,被人族神族以他太强大了的理由联合打压,又在他陨落后欺压妖界,导致现在妖族衰落所剩无几,他也提不起好的态度。

他认真地看着沉殇:“我已经得知其中一个碎片的下落,你还存在,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,如今见你,不过是想确认一下,到底是不是你,不管怎样,哪怕只是为了三界,我也会帮你重塑肉身,凑齐诸神令碎片。”

作者说:

今天的发完啦~(~ ̄▽ ̄)~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